妫心

关于7月16号不思凡导演在一直播

发现大家似乎没发现16号不思凡导演在一直播有束光 -  司马上面直播过,直播了一个多小时,前面四十多分钟大多是创作历程的问题,电影内容的询问比如罗丹的故事以及大护法的背景大概是从五十多分钟开始,我是绝对不会承认大护法就叫做红粽子的,导演您也太随便了😂。电影内容并没有讲解很多,主要有价值的就是关于罗丹最后妈妈下雨了的讲解,那可以算非常详细了,但也还是没有具体讲出罗丹跟彩的故事。下面放上链接,因为可以看回放,我之前发的对罗丹的分析也是来源于此直播。
http://m.yizhibo.com/l/ctUHhb_gtzSuqvqI.html&memberid=FzjpvgH9KN3YhNHb7oofNQ..

发现一段在贴吧看到的分析,关于罗丹最后的妈妈,下雨了

是因为罗单想起了以前和母亲在一起的情形,那时快要下雨了,那天也是罗单生命中的巨大转折点。
以前罗单只有一只眼睛所以被人当做怪物,只有母亲爱他,带着他逃出家门,私自把他养大。那天快要下雨,罗单跑去找母亲却见到父亲和母亲争执,父亲表示不想要罗单,母亲不同意。于是罗单就看到父亲把罗单自己或者罗单母亲扔下了山崖(这里导演用的是TA,所以我也不能确认指的是谁),罗单从此不再想做人,也拥有了自己的恐惧和束缚。大护法的整个故事讲的就是个体束缚。
而现在通过大护法的话,他认识到从他决定不再做人到现在,他的这种活法是“苦”的,他想要打破那天给他带来的长久的束缚,他想到了自己在变成现在这样的前一刻的情形:他看到天要下雨了以及那句没能出口的“妈妈,要下雨了”。所以在和大护法的对决中他没有伤及大护法的要害,是求死的。
下面是导演直播的话,导演直播的时候说了:
“首先我觉得,呃......我们可以从罗单的他的,样子,比如说他一个三角形的脑袋然后,呃...在这个中间有一条缝,他有一只眼睛,那其实罗单他是只有一只眼睛的一个人。那么我们想想看,如果这样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人,他的孩子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状态,那肯定是,啊...因为在我以前故事设计里面,他其实别人都把他当做怪物,那么在很小的时候只有他的母亲带着他出去,呃......带着他出去就是想要把这个孩子养大。那么有一天就是快要下雨了,然后呢,呃...他看到快要下雨了,跑过去找母亲的时候呢,他发现他的父亲已经赶到这儿,就是说一定要把这个孩子怎么样,然后母亲死活都不愿意,那在那天呢,就是他看到他的父亲把TA(不清楚是指罗单还是母亲)扔下了山崖,那那个其实是呃...因为我们的故事本身是讲束缚,其实在那个时候他说妈妈要下雨了指的是他突然想到了那一天,其实指的是呃...罗单他其实从那天开始他已经死去了,因为他再也不想做人了,呃...大概就是这样。现在那个妈妈要下雨了应该懂了吧?”

大护法一定是攻\^O^/

是这样的,看完电影后把打有大护法tag的都看过了,发现没有一篇同人文是大护法攻的,全都是受啊。就来问问首页,有没有同吃大护法做攻的同好啊,抱歉虽然大护法又矮又小,但在我眼里就是那么攻,力量又那么强,完全不是做受的料啊,看看罗丹,最后那声妈妈都流泪了那么弱气,腰有那么细是不是(掩面堵鼻血)。当然不只是罗丹,只要是大护法做功的都能吃。拟人白鸟乌钢杖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啊,还有太子啊,从小养成有没有,唔,就是最后长的跟拜月教主一样了。唉,希望不要踏入冷圈,同好们,让我看看人吧(≧3≦)。最后占一下主页的tag。以及大护法攻,罗丹受该叫啥,法丹,这名字,算了先打上tag吧

关系(galennic)

配对:galennic(galen erso/orson krennic)

大概:克伦尼克自以为盖伦回来后自己跟他的关系再次恢复到从前。
 然而克伦尼克叫他的名字,盖伦从来只叫他的姓氏。
 而这被一个新来的死亡士兵发现了,并质问。

正文:

伊杜的穿梭站照例每天都在进行日常的清洁。代表着帝国的穿梭机在平台上起起落落。

盖伦站在穿梭站的前方,手背在后方,目光直视着前方。一队队的冲锋队巡视着整个平台。远处,一架穿梭机正缓缓降落。

“盖伦,好久不见。”克伦尼克从穿梭机上踱步走下来。盖伦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微微躬了躬身体。“克伦尼克总监。”克伦尼克却笑了,大步走上前,拍了拍盖伦的肩膀。盖伦没有躲避,“先去休息室吧。”他只是这么提议着。

 

 

伊杜基地临时整修出的休息室,一小队士兵正在里面休息,并守卫着内侧的房间。

“说真的,克伦尼克总监有必要这样三天两头到处跑吗。”黑色的死亡士兵百无聊赖的擦拭着手中的t15。

“谁知道呢,厄索博士也由着总监这样,习惯吧,上头的命令就别想了。”坐在一旁的死亡士兵DT2333默默在一旁吐槽着。

头一个讲话的死亡士兵似乎来了兴趣。“我是DT6666,听你的口气,总监和厄索博士很熟吗?”

“哈,听你的编号,新来的是吧。我是DT2333,总监和博士,似乎以前是大学同学,反正我服役这么长时间,自从3年前厄索博士掌管了这个伊杜基地,克伦尼克总监就经常来,看样子关系的确很好呢。”DT2333默默挠了挠后脑勺,等触碰到坚硬的头盔才反应过来。

“是吗?”DT6666仍然在纠结这个问题。“可你看,克伦尼克总监倒是一直盖伦盖伦的称呼厄索博士,可厄索博士从来只称呼总监克伦尼克,有时甚至只称呼总监。”DT666默默摊了摊手。“这样关系真的好吗?”

“哎呀你懂什么,等级上下有序而已。“DT2333在黑色的头盔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回应道。小伙子新来的还不太适应职场啊,怎么能直接叫领导的名字呢对不对。

“请DT组序列前往基地C区穿梭站集合。”冰冷的机械声发布着调动命令。短暂的一会响动后,这个临时的休息室就安静了。

 

 

休息室的内侧房间里,半掩地门后面,克伦尼克靠着墙发了一会愣,只是想回来随手带一下门,却听到了2个死亡士兵地闲聊,似乎自己的确忽视了一些东西,自己居然认为他们的关系已回到从前。连一个死亡士兵都看出来的东西,他究竟是有多愚蠢才会看不到走在背后的盖伦眼中的疏离和冷漠。

克伦尼克苦笑了一会,倒也不是他愚蠢,只是总是对未来抱着无谓的希望而忽略了。就像如今,却也对盖伦仍保存了一些幻想。

或许他该找个机会跟盖伦谈一谈,自从3年前盖伦回来后他便一直沉迷于工作,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一切发生过的事。克伦尼克不自觉地拿手指敲击着桌面。谈话,交流,加深理解。希望事情就能这么解决。克伦尼克微微叹了口气。拿出通讯器,“通知盖伦博士,立刻到我的休息室。”随之便立刻切断了通讯。

盖伦会理解自己的,即使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时间,时间会战胜一切。克伦尼克坚信,并等待着这一切的发生。

 

 

很快,盖伦便出现在休息室的门口,他的手上还拿着数据版。“这么急找我有事吗,我还在跟工程师开会。”他的眼角低垂,眼神很平静,显得顺从没有攻击性。

克伦尼克看着他这副样子,忽然的就没了质问的力气。只是摆摆手,拿上从科洛桑带上的红酒,给盖伦倒了一杯。

“说起来,自从你回来以后,我们就没怎么好好聊过天了。”克伦尼克把酒杯递给盖伦,默默转过身,给自己也倒上一杯。这也导致他没有看到盖伦阴霾的眼神,像伊杜的天气一样深沉的感情一闪而过。

盖伦只是默默地把感情掩盖起来,举杯一饮而尽。“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工程不能阻断。“

“不急不急。“克伦尼克却只是慢悠悠地阻止了盖伦。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看着外面瞬息而过地闪电在黑夜中闪耀着。金色的光倒映在克伦尼克蓝色的眼睛中,显得格外的熟悉。盖伦不自觉地想起过去,莉拉的回溯是死亡的深沉与不忍触及,琴的无影无踪是永远在心中不断的牵挂,还有那个学生时代的克伦尼克。那时的他也是这样的意气风发,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奥尔森,相信我,我会站在你身后看着星辰的到来。“或许是克伦尼克眼中倒影的缘故,显得他格外悲伤,盖伦不自觉地使用了那个已经很久没有说出过的称呼。

克伦尼克似乎是被惊讶到了,急促地转过身来“盖伦,你“说了几个词却不自觉地顿住了。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他跟盖伦一起,做一件大事,他们的名字会一起被记载。克伦尼克向前了几步,忍不住握住了盖伦的手,这就是他一直憧憬着的。“是的,你和我一起。“

别急,奥尔森,盖伦会懂的,克伦尼克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

 

 

End


莫扎特4刷repo

莫扎特4刷
1月15号晚场(末场)
4刷时由于是莫扎特在中国的最后一场,所以每个演员都演的格外用力,都在拼命加戏哈哈哈。第一幕里乌豆扎扛着小阿玛德出去的时候在最后一个口子还转了一个圈。
乌豆扎在巴黎演奏那一幕里,那个醉汉走之前特意在墙上摩擦出声。
max的主教在维也纳被莫扎特打扰那一幕,最后气的发抖说话都说不出来了,那一句阿科伯爵的音都是抖的啊(不过我好喜欢这个效果)。以及有一个对比,同样max主教被打扰后走到台前还会有一个系睡袍带子的动作,然而被莫扎特打扰了并没有成功。可是mark的主教,根本连带子也不系啊,就直接这么敞开着。果然二者的风格是不一样的,不过两个我都好喜欢😍。
所以最后一场啊,真的反而没怎么关注细节吧,就是那样默默看下来,拼命鼓掌,脑子里可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状态。
直到现在,似乎也还有点处于蒙逼的状态。啊,莫扎特已经演完了吗,回家歇了半天总算有点力气,然后刷微博看到一个妹子在机场遇到了糊了,忽然才意识到,哦,他们已经走了,下一次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迄一粒沙以后过了2年,他们才重新来到上海,莫扎特这一次以后,又不知道要多少年。然而并不怎么悲伤,大概看剧时已经满足了吧。并不要求更多了。
所以,莫扎特离开后的第一天,我默默打开了b站,看起了莫扎特的资源(所以说你到底哪里不要求更多了,哪里被满足了)。

莫扎特3刷repo

莫扎特3刷
1月15号午场
3刷这场真心是个意外,不像124刷的票是提前买好的一样,3刷是被朋友安利后开场前找黄牛斗牛得来的结果。主要是朋友一直安利糊了扎,再想想那一场有mark......就不自觉的爬起来斗牛去了,果然还是mark的作用哈哈哈哈哈。
但是看下来那一场的话,糊了扎的确是个惊喜,跟乌豆扎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乌豆扎真心简直就是个渣特啊,糊了扎还好,没有那么渣。然而斗牛的票子比较远.....看不清楚@_@。
以及有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糊了扎的小阿玛德有一些地方没有出场,比如莫扎特抽疯那一场按道理小阿玛德应该躲在钢琴底下,然后男爵夫人唱歌时他受到鼓舞默默爬出来。然而午场小阿玛德并没有看到这一幕,那一幕根本就没有小阿玛德。以及前面莫扎特递宝盒给爸爸那一幕,按道理爸爸把盒子打掉,小阿玛德应该立即从地上把盒子关好抱住,午场小阿玛德却压根没有出现在这一幕。
然后就是,糊了扎跟mark主教的吵架歌更有一种吵架的感觉,糊了扎也是会有一种激烈的气势跟mark主教对抗,主教在那一幕中莫扎特拒绝他时,还上前拿手拍拍莫扎特的脸(特别苏),然而你以为拍拍他脑子能清醒吗,能清醒那就不是莫扎特啦23333。
以及糊了扎对待小康的感觉上更认真一些,当小康来找他时,糊了扎说的那一句:别怕,我会保护你。满满的宠溺啊,而乌豆扎在那一句话上就没这样的效果了。
所以,除了mark外,糊了扎真是个惊喜啊,以及这一场看下来更加喜欢那个扮演阿科伯爵的演员66666在表哥的气势下仍有出彩的地方,最主要人好帅啊啊啊啊,3刷大概就是这些。

莫扎特2刷repo以及那一天的心理路程

莫扎特二刷以及那一天的心理路程
1月14号晚场
说真的.....那一场,由于完全是冲着mark去的。那一整天早上是去了mark的粉丝见面会,没拿到签名卡,这也造成下午对cd的莫名执念,接着下午就是东逛逛西逛逛,4点就来文广门口,认识了一个大姐姐还一起去堵mark入场,然后很成功的就堵到了,这里默默吐槽一句,哇别的演员都自己从宾馆走到剧院来,mark你居然还会打车,最主要你跟出租车司机怎么交流的(好想知道),然后顺利既要了签名,又拿到了合影,哈哈主要是前面乌豆出现后分散了火力,mark这一开始人也不是很多😁。
然后堵完入场大概5点钟,又回到文广门口排队,为了抢cd,然后这个心愿也是被满足了,所以那一天最后一个项目看剧反而是一种很轻松的状态看下来。
乌豆的话,之前一刷也是乌豆,就没怎么很关注,更多地方都放到了配角和群演身上,群演也是很有戏的啊。然后mark一出来,就基本上mark的那几场完全盯着他看,属于一种犯花痴的状态,你让我怎么评价呢......只能说他演的就是好,霸气天成,跟max的主教不是同一个版本。只有赞美了抱歉,我混浊的眼睛根本挑不出刺来@_@。
最后看完又是很高兴地排签售,排完签售又高兴的去赌sd,整个人回到宾馆就是一种虚脱但精神上仍非常亢奋的状态,这大概就是偶像的力量了2333333

莫扎特一刷repo

莫扎特一刷
1月13号晚场
12月就买好了票,考完试结课了总算有空来看,虽然已经刷了很多遍官摄,可是现场版真的是不一样,当那个声音真真切切的从耳畔响起时,才惊觉,哇!他们就在我的面前,marc演的父亲是头一次见,感觉跟thomas的爸爸相比更温和柔软,thomas的爸爸在训斥小莫时更严厉一些,在开头就有一个很好玩的细节,爸爸生气小莫又去赌钱,奇迹已经不在,小莫安慰爸爸,结果把爸爸拉到了自己腿上坐着,爸爸坐着一会了才发现立刻站起来,简直太可爱了。
乌豆的话,已经在官摄中刷了无数遍了,老朋友啊,整个现实中的莫扎特,小阿玛迪也是很可爱一孩子,当然在恋爱中就是一巨型电灯泡,怨不得小莫在与康斯坦茨谈恋爱时对阿玛迪挥手让他离开的意思,可怜的小阿玛迪一脸不高兴的退会后面,怒视小莫,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当初一起的兄弟了的感觉(笑),但是莫扎特,真心在生活中是一个有缺陷的,这也造成他对家庭,对亲人的上海,最终悔过又有何用呢,自作孽唉。
ann的男爵夫人真的好美腻啊,星星上的金子的歌唱整个都是颜美如画。
不知为何,在小莫去娱乐场所玩被阿科伯爵训斥那一段看出了浓浓的cp感,这一段里阿科伯爵简直太弱太受了,完全就是小莫向前,他一直后退的状态,又被身边的角色戏弄,处于一种身处陌生环境还被别人欺负的状态。
男人哥演的主教,感觉上跟mark相比,更高冷内敛禁欲一些,不过一样的是,对小莫都是真爱,尤其在最后魔笛结束后,主教大人去劝说小莫真的是情深意重啊,听上去完全就是为了小莫考虑,感觉小莫提的任何要求他都会给予满足,然并卵小莫是一定会拒绝的,唱的我简直都软掉了,天啊主教大人你好苏,而且那么软那么可爱,当他在怒吼上帝不公,承认小莫的音乐至高无上之时,那种无奈的绝望,却又在绝望中看到上帝的光,然而光却来自于自己所看不起,一个该下地狱的流氓的时候,那个内敛的人终于抑制不住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小莫就是流氓←_←阿科伯爵和主教大人两个文化人跟流氓吵架完全没有胜算,被全面压制啊唉,我已经扑倒在max的胸肌之下了。
整场看下来真心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够用啊,配角全程也有很多出彩的小细节,两只眼睛看不过来。
然而我并没有忘记我们的大表哥mark,已经买了表哥的挂历(流口水),14号二刷乌豆与表哥场次,期待表哥的霸气总裁范:D
最后谢幕时太过激动照片手抖的全都糊啦:-|没几张能看的了(无奈╮(╯_╰)╭)

伊杜的天气

电影: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

cp:galennic(Galen Erso/Orson Krennic)

 

为了补偿,Krennic在galen重新加入帝国后尽心地安排他的职位,在总督与诸位将军面前担保他的忠诚。伊杜虽然整个星球天气都不好,雨一直都下个不停,但这里是后方的科研基地,不会有权重位高地人来打扰奚落galen,经常会来打扰此地的高位军官也只有krennic。他是为谁来的,galen心知肚明。galen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妻女的伤亡不会因为这一点点小小的补偿而做出改变。Lyra死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Lyra死的那一天,galen就明白,以后或许再也不能说出心中所想,伴随他的将是无穷尽的违心之语。

 

 

伊杜的雨一直是krennic所讨厌的,每次走下飞行器,军官制服所不能避免的被雨淋湿。他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迎接的人员。

Galen疏离地站在最后,他看到krennic皱着眉头走向他。Galen微微侧身,

“旅途愉快,krennic。”他看到krennic皱起地眉角抚平了,还有点惊讶地略微翘起。

“哈,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跟我开玩笑了。”krennic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惊讶于他的改变。

“人总得向前看。”这话似乎把krennic给惊到了,沉默了一会,

“你能想开是再好不过了。”又是良久的沉默,krennic似乎很宽慰,走近几步,靠近galen,伸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面向着galen,微红的脸庞露出一个笑容。眼睛伴随着嘴角微微笑起。

Galen努力抑制住伸手拍掉落在自己肩上的手的欲望,举起手,眼睛如伊杜的天气一般阴霾密布,心中虽厌恶万分,却也放到了对方的肩上,拍了拍,便随即放下,努力着也露出一丝笑意。

看样子krennic很满意,他似乎没有发现galen顺从背后的抗拒,笑着转过身,扯了扯galen的衣角,向伊杜的基地内部走去。

 

 

次日

galen毫不意外的发现在原本的水晶研究研讨会上多了一个人。早已脱离工程师成为军官的krennic坐在研讨会的左首。Galen并不对此多做理会,只是继续跟基地的工程师们讨论原先的课题,如何提供星辰计划武器的水晶供能,这需要在原本蕴含高度能量的水晶上再度进行压缩处理,然而进行压缩会让水晶本身的结构趋于不稳定,最终反而导致能量的漂移扩散。

虽然各位工程师绞尽脑汁想着解决方法,却仍未有所成效,反而,一堆人再次陷入各执一词的局面。Galen看着这繁乱的场面,只是皱了皱眉,

“请诸位安静下来,关于水晶的事情,看来诸位并没有更好的方法,先采用以数量来弥补的方式。”galen悠悠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至于压缩能量地方式,旧共和国时期的绝地武士拥有一种高度压缩水晶能量的技术,这种技术下得到的水晶也就是绝地武士光剑地能量来源,我想,在我们研究的同时,”galen顿了一顿。

“就请krennic大人申报帝国,向皇帝陛下申明情况,是否可以开放这种技术在星辰计划上的应用。”galen直直地看向krennic,目光澄澈显得十分顺服。

Krennic对这个情况显得有些吃惊,他不知道是galen真心想开了,决定重新为帝国效力,还是只是…………他只是深深地注视着galen。

“我会申报给皇帝陛下,但这种技术毕竟”krennic顿了顿

“所以也希望诸位能尽快想出替代的方法,现在,散会。”

工程师们纷纷收拾资料离开,galen作为这个水晶实验室的所有人也一样。

Krennic打量着在回避自己目光的galen,心里有点着急,暗自安慰自己这样已经不错不要太着急。

“关于你所说的水晶压缩的提案,我会尽快赶回死星向塔金总督汇报。”krennic一边说话一边踱步到galen身边,缓缓勾起了嘴角。

“所以,不打算给你幸苦的老朋友来点奖赏吗?”krennic暗自调笑着。

Galen听到这话愣了愣,莫非是自己今天太温和了,这算什么,他真的以为一切都能揭过去。心里虽这么想着,面上却没有说话。

Galen强忍住心中翻腾的情绪,转过身,略微弯腰凑近Krennic,身体前倾,嘴角凑到对方的耳畔,双手环绕住对方的身体,肩膀与肩膀相撞,完成了一个拥抱。

“这样如何。”galen似乎还不觉得不够,在耳边轻叹了一声。

Krennic显然愣住了,或许是没想到自己随口玩笑的一句话也能有所回应,他的身体完全僵住了。以至于galen的举动完全没遭到反抗。然而,krennic在心中默默嗤笑自己,你又哪里想反抗过。

Galen观察了一会krennic的反应,心里暗自恶意的笑了笑。松开了手,趁krennic还没反应过来,离开了实验室。

余下krennic左手轻抚着耳侧,galen的气息似乎还回响在旁,眼神幽暗着。

莫名的,他笑了,笑得悲凉却又开怀。

人都会改变的,lyra已经走了,时间总会带走一些什么。

Krennic望向galen临走时的方向,眼神幽暗深远。

‘没关系,我有很多时间来跟着你改变。’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伊杜很偶尔的天晴了,飞行器载着帝国的军官飞向远方。

远处,却又是积云朵朵,雷声阵阵。

end

看完电影真心觉得女主的爹盖伦和军官克伦尼克太有基情了,盖伦都承认消息是他放的,克伦尼克却把另外几个工程师大卸八块,对盖伦只打了一巴掌,尤其打巴掌那一段真心有种女朋友被男朋友背叛抛弃的感觉(捂脸つ﹏⊂),我就不信15年里什么都没发生,不过看电影感觉是单恋be线………以及,维达最后抢镜好帅好帅的。

这对该叫啥,老年组吗,看乐乎上这对似乎比较冷,也来凑一份子,像隔壁武器组(甄子丹和姜文)比较火我就直接看文吃肉好了o(* ̄▽ ̄*)ブ

希亚·墨洛恩人物卡2.0番外

它是一条普通的青铜龙,它跟它的同胞兄弟yasha相依为命,像它们这样的龙族,一窝同胞兄弟只有两个,可以说是身体很弱。

大概成年后,流沙之战开始了,在大战前,它看见了自己的死亡。说实在地,看到自己死去没什么,很多青铜龙都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甚至有一回时光之穴里还比赛过死法的奇葩。只是它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它从小就比它的兄弟要认识时间快得多,或许是天赋问题,当它已经能召唤出成年的它参战时,它的兄弟yasha还在试图找办法钻到时间的长河里面。Yasha更喜欢去外面冒险,比如去沙漠上找寻传说中的沙漠玫瑰,一种植物,而它只觉得无聊。

那是战斗的前一天,yasha再次急火似地拉着它就往外跑。它估摸着过了这么半个月,yasha总算找到那什么沙漠玫瑰了。于是它乖乖地跟着兄弟往外跑。它们飞了大概两个沙漏时,等到达目的地时,它看着那堆绿色的草发愣,这什么玩意。

“沙漠玫瑰。”似乎yasha听见了它心中地抱怨,回答道。这时它们俩已经变幻成了它们的盟友卡多雷未来的样子,或许辛多雷如同太阳般散发着金色的长发更受时光旅行者的喜爱。Yasha和它已经发现好几个青铜龙在外面跑路时变换成这幅摸样。

Yasha拿出一壶水,慢慢浇在那堆杂草上,哦不,这已经不能算是杂草,再有了水源的浇灌下,那颗植物伸展开了,外面碧绿的草叶内部是红色蔓延的金色的条纹,最终组合成花朵的形状。

“好看吧”它的兄弟在旁边邀功似地说。

它虽然心里很赞同yasha的看法,却只在嘴角处慢慢露出一个微笑。两个人一同在玫瑰旁坐下。

“我还以为你是艾泽拉斯最厉害的冒险家了呢,yasha,然而只是这么一朵花。”它最终还是跟它的兄弟开起了玩笑。

被调侃了的人只是微笑,“你可没有小时候那么容易讨好了。”它的兄弟无奈的摆摆手。

“呵,都是一样的。”它翻了身,yasha被这个动作往外推了一点,“现在我要睡了。”

 

 

良久,它听见yasha回答,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Fine。”

 

  ”Don't worry, Because I'm with you to the end of the line.”(取自美队对冬吧唧的话⊙ω⊙)

 

yes,I know.它在心中回答着。

 

 

 

 

 

 

最终的最终,它们都死了,流沙之战死亡的龙不计其数,它们也不过是其中之一。它能看到它自己的死亡,却看不到它的兄弟,yasha被那些恶心的虫子给刺穿了胸膛,为了保护它。

它在那时伸展着双翼,整个战场都响彻着它凄厉的嚎叫。

“别这样,这是我必经的过程。”yasha也一样看到了一切“这是我的宿命。”然后它的兄弟闭上了眼睛。

它在那时都快疯了,整个人都怨恨着时间,残酷着让它们知晓必然的命运。它用尽全力留下了yasha的灵魂,只是都碎成一片一片了。

最后,它远远地也看到了自己的宿命,浑身幽绿的异虫,那是“公主”,它也如它所料的那样堕落在此。但它不后悔,它没有反抗自己的宿命,只是将自己的兄弟留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一个人会带着跟它兄弟一样的笑意来找它,准确说是来找另一半碎片。它把一般碎片融入进了艾泽拉斯的轮回中,另外一半被它安置在一把钥匙中。

就这样,它等啊等,可惜只等到了它的yasha的父母还有妹妹,当然,这些都跟它没什么关系。

它没有什么力量了,在那对夫妇遭遇残存的虫子的掠杀时,它拼尽全力也只保住了那个小女孩。

 

 

不过这些都早已经消逝在时间中了。